结构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结构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股权众筹从密室游戏到大众淘金运动

发布时间:2021-01-08 01:58:02 阅读: 来源:结构钢厂家

京东、平安、阿里这些互联网巨头的入局,降低了股权众筹的门槛,从前专业投资者聚集的“圈子游戏”变成了普通大众竞相参与的“创业故事”。

2015年注定变成“股权众筹元年”。

当李克强总理那句“要进行股权众筹融资试点”出口,半年时间,这个以往普罗大众相关公司股票走势中关村京东方A并不熟悉的名词在互联网上遍地开花。京东、阿里巴巴、平安等大佬的加入,更是让它有了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

6月2日,一个名为WiFi万能钥匙的股权众筹投资项目开始正式认购,认购意向金71.747亿元,超募220倍,疯狂程度令市场咋舌。

利好消息一个接一个。2015年6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在“互联网千人会”上指出,要将股权众筹打造成资本市场的新五板。

两年前的新名词

股权众筹的火热似乎能从天使汇逐渐增多的参观者中窥见一二。

这个被誉为“第一家中国股权众筹平台”的互联网公司,正坐落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街口——这条街在不久前因接待了李克强总理而声名大噪。

天使汇大堂挤满了参观者,熙熙攘攘的像个集市,不少人拿起手机跟挂在墙壁上的投资案例合影。“这半年尤其是这一两个月,来参观的多了很多,”前台小姐工作量也增加了,她说,一楼本来仅仅是个大堂,来参观的人太多,干脆在一楼也增加了咖啡桌。

作为创始人的兰宁羽也明显分身乏术。

除了原有的工作,他多了很多“社会工作”,应对采访、出席一些领导视察的场合,比如4月15日,他就负责给来调研的副总理刘延东讲解了股权众筹的概念。

自从2013年11月1日,《新闻联播》报道了这家互联网公司后,兰宁羽和他的公司就被外界冠上“中国第一家股权众筹平台”的头衔。

“我2011年上线天使汇时,还没股权众筹这个概念。”兰宁羽创业过7次,其间做过PE、VC等投资人角色。

几年下来,找钱和投钱这事都让他有了切肤之痛。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找到投资人太难,很多时候没尊严。把钱花出去也没想象中容易,因为这会受到时间、地域和资源的约束。在创业者投资人的角色中交替了几年后,兰宁羽决定要做一个平台,打破地域、资源等限制,直接连接投资人和创业者,口号是“让靠谱的项目找到靠谱的钱”。

在这个类似红娘的平台上,创业者可以获得资金,如果创业成功,他的投资人就可以获得投资回报。这成为今天股权众筹的雏形。

改造社交类网站

天使汇的最初版本是创业者在平台上发布项目,感兴趣的投资人直接进行接洽。最初入驻的投资人和创业者,都属于兰宁羽和合伙人们自己以前的资源。在试运营的那几个月,依靠口碑传播,一些投资人和创业者又主动找了过来。

到天使汇2011年11月正式上线时,他们有了七百多位投资人。因为兰宁羽自己一直从事互联网,天使汇的投资人也主要集中在关注互联网所延伸出来的移动互联、电子技术等领域。

周岁时,这个平台的融资额已经超过了8000万,但兰宁羽认为,当时平台并不算具备股权众筹的意义,而是更具有社交属性的网站,实现的是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自行对接。

2013年1月,天使汇推出了快速合投功能,这种合投方式借鉴了国外股权众筹的模式,如今这基本是目前各种股权众筹平台采取的主流形式,即由平台进行优质筛选后,将项目拿给该领域投资人进行讨论,得到核心投资人的青睐和投资意见后,再拿着投资人的意见到平台上进行融资。

效果出乎意料的好,第一个项目5天内超额认购134%,募集金额超过300万。从整个项目上线到完成融资,只花了14天的时间。

天使汇因此上了《新闻联播》,带来的注册投资人开始增多。这种方式明显受到了很多有经验但还没能力成立基金的投资人喜爱。

丁先生在一家机构投资做VC(风险投资),但他同时以个人身份入驻了一家股权众筹平台。“从我角度来说,这种投资回报更高。”丁先生说,做VC即使投了一个项目,并在几年后顺利上市,但整个团队只能拿20%的奖励,平时他们基本上只能拿2%的管理费,其中大部分还需要给团队负责人,这样分下来就很少了。“每人大概能得1%或者2%,几百万的样子。但这只是听起来好听,但万一没有成功上市呢?”丁先生说,即使从风投到上市一路顺利,也需要5-7年的时间,一般人在机构能不能干这么长时间都很难说。

京东的新故事

全民创业时代的来临,加速了众筹行业的火爆。

2014年两会以来,政府层面对创业的鼓励被提到一个新高度,全民创业一时成为热词,与此相伴,帮助创业者降低准入门槛的众筹开始席卷了整个互联网世界,电视、网络、平面媒体,似乎每天都在讲述众筹的奇迹,作为权益类众筹的延伸,股权众筹在下半年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11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的讲话说要“建立资本市场小额再融资快速机制,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则让股权众筹彻底热了起来,因为这意味着监管层已经认可了这种新型融资方式。

这种鼓励态度让很多观望的资本决定进军股权众筹。在过去,众筹尤其是股权众筹一直面临着非法集资和非法发行股票这两个雷区。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互联网金融从业人士说,目前股权众筹的监管红线就是股东不得超过200人的上限。直到2014年年初,才明确了P2P行业归银监会管,股权众筹归证监会管理。

2015年1月,京东、阿里和平安三家巨头纷纷宣布将进军股权众筹。3月31日,京东股权众筹平台正式上线,产品被命名为“东家”。

京东一直在互联网金融上野心勃勃。刘强东曾经在公开场合说过,希望京东以后一半以上的收入,都来自京东金融,京东金融里的新故事便是股权众筹。

京东金融为何特别青睐此项业务?刘强东给出的解释是:“希望能让和我一样的屌丝创业者有更多机会,中低收入者有风险投资的机会。”丰富投资方式,“傻瓜式“拿钱降低创业门槛。

而总理的讲话更是给了他们定心丸,“在政策和行业背景的双重利好下”,在互联网巨头中,京东率先瞄准“全民创业”带来的大蛋糕,希望以此巩固他们国内最大的权益类众筹平台和京东金融的优势。

勇敢者的游戏

刘强东的言语中已经隐约可以看出京东更想把股权众筹变成普通人的投资方式。

京东的另一个创举是降低了投资的门槛,把原来专业投资者玩的“密室游戏”变成了几乎人人可以参与的大众娱乐。

目前,京东设定的门槛是在年收入30万以上,金融资产100万以上以及有过多次投资经验任意满足其中一个条件。这意味着,一般的中产阶级,都可以加入投资者俱乐部。

对此,京东并不否认他们降低门槛,但他们表示,这个标准是合乎规定的。

2014年,监管层曾经出台了《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下称《私募办法》),对平台、投资项目和投资者作了明确规范和限制,将股权众筹定性为私募。《私募办法》延续了私募市场投资者适当性的要求,对投资人作出了严格的规定:投资者为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人民币的单位,或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人民币或最近三年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的个人,以及投资单个融资项目的最低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人民币的单位或个人。由于投资者准入门槛设立过高引发了激烈的争论,《私募办法》发布后仅一个月就作出重大调整,将准入门槛降低到了3年收入30万-50万,金融资产100万-500万。

京东表示,虽然参与的人多了,但他们并没有降低项目质量和风控标准。他们的股权众筹平台要负责前期项目的招募及审核筛选,优先优质项目上线。

其次,与项目方沟通为项目方上线准备,进行预热路演,约谈确定领投人,之后项目正式上线,引入跟领投,股东确认,进行投后管理。

对于项目的筛选标准,由京东组建的专业团队负责项目筛选,好的团队+有前景的商业模式+资源匹配度+渠道基本可以作为常见的参考标准。

在投后管理方面,则组建了众创学院,从全行业范围内筛选优秀的导师,对创业者的不同需求进行培训,弥补创业人员的知识短板,帮助创业人员迅速成长,进而降低创业期因知识与经验不足所带来的风险。

在融资完成后,他们则将有专门的项目经理进行对接,以便实施项目信息的完全披露。

根据京东提供的数据,截至6月1日,东家平台各类股权融资项目融资额已经达到2.6亿元,共计给投资者呈现32个项目,其中上线募集25个,路演预热有7个。上线项目融资完成率达到121%。

“现在的新问题,股权众筹的火爆情况超出我们的预期”。京东方面举例,上线一个月,平台融资额就达到了1.19亿,最快的项目在2分钟内,市值1500万的股权就被全部认购。

作为回报,京东作为股权众筹平台会收取交易额(1000万以下)5%,或3%(1000万以上)作为平台佣金。但是目前这部分可折合成股份作为京东股权众筹平台对创业项目的扶持。

目前看来,京东的股权众筹野心并不仅仅如此。他们对南方周末记者的回复中流露了让众筹平民化的兴趣:“京东也观察到美国JOBS法案在颁布后使得风投走向了平民化趋势。京东股权众筹期待中国也能出台类似法律条文。”

拼专业和拼资源

据了解,现在选择股权众筹的方法,所有的股权众筹平台都大同小异,基本思路都是由专业团队或者核心投资人进行筛选后,再将项目上线进行融资。最后进行投后管理。只不过每家在操作时,手法细节和门槛各有不同。

这里面比拼的就是投资人专业性和投后管理。但这恰恰是目前最无法标准化和监管。

兰宁羽对现在的地方的“众筹热”颇有担忧,他在选择投资人上比较谨慎。天使汇创业时引入了700多名投资人,如今四年过去,经过认证的投资人也只有2300多名。

兰宁羽说,投资人一直增长缓慢的原因是他选择投资人有个标准是希望投资人在自己所在行业里有一定的影响力,这样比较能给创业者提供帮助。不仅在金钱上,而是在创业者遇到问题时,能给他们提供专业的帮助。对于股权门槛降低,兰宁羽并不觉得是一件好事。在他所操作的项目中,他一直把投资人控制在30人以内。

创业者唐先生的众筹经历印证了兰宁羽的忧虑。

唐先生曾通过股权众筹一间O2O的餐厅,两天之内,他募集到了300万左右的资金,但股东也达到了49人。但问题接踵而来,从选址到开业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不得不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了应付股东身上。

唐先生说,其实投资协议上已经写明,决策权在于股东代表和领投人,但实际操作中,每一个股东还是忍不住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很多小股东就是图个热闹,所以他们的意见完全不值得参考,但你不得不应付他们。”

唐先生说,值得庆幸的是,小股东们一段时间后丧失了新鲜感,不再乱出意见,唯一有压力的是每个月财务披露时,他都必须解释一遍为什么还没赚钱,虽然这离他的店开业仅仅三个月。

对于更多刚刚兴起的中小股权众筹平台来说,他们更多地面临着边学习边成长的过程。

“对于我们来说,难度最大的是投后管理。”邵锟是聚募股权众筹的联合创始人,他的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也就是股权众筹刚开始兴起的当口。

“我们当时做这个公司就是觉得全民创业时代到了,中小企业融资需求会越来越大。“邵锟说,加上几个创始人一直都有投资经历,于是干脆成立了这个平台,目前他们主要为资金需求不是很大的创业项目做融资,每个项目的募资金额最多不超过200万。

邵锟并不觉得股权众筹必须精英化。就他的理解,股权众筹的初衷就是为了让大家有更多的机会。而且,在互联网时代,你必须去试,才会有更多的可能性,高门槛也许会让很多可能性消失。

他们采取的控制风险手段更多的属于较小众筹平台的办法,第一是控制融资金额,第二则是控制每个人的额度上限。

邵锟说,几乎每次众筹,他们都反复跟投资人确认意向,并要投资人做好血本无归的准备。同时,他们也不接受大额投资。

“我们都是让投资人做好最坏的打算迎接最好的希望。”邵锟说,他们曾经有个项目众筹120万的启动资金,当筹到60万时,突然有一位投资人把剩下的金额全部投完。“我们为此特意赶往上海,跟投资人见面,希望说服他进行分散投资。”他们后来接受这笔投资的原因是发现对方是一金融公司的董事长,又具有多次早期投资经验。

邵锟也坦言,作为一个新成立公司,他们存在着短板。“对我们来说,较大的挑战并不是融资,而是投后管理。”上线7个月,聚募一共上线了91个项目,其中80个完成了融资,总融资金额为5499万,但因为项目众多,分布较广,这就给投后管理造成了难度。

因为平台开始起步,领投人制度也不是很完善,运行也不是特别流畅。”我们现在也是在努力完善领投人制度,让专业的领投人来完善投后管理。

重庆市牛皮癣治疗医院

上海妇科医院_子宫肌瘤有什么表现出来的症状

上海妇科医院_宫颈糜烂疾病怎么引起的?

上海妇科医院_如何避免月经不调的发生呢

重庆治疗尖锐湿疣的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白癜风患者怎样皮肤护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