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结构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会轻易采取大规模刺激政策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3:45:14 阅读: 来源:结构钢厂家

不会轻易采取大规模刺激政策

“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以下简称“论坛”)5月10日至12日在北京举行,中国金融界数位重量级人物出席。面对市场下调存款准备金的呼声,央行行长周小川回应道:货币政策将保持定力,短期不会出台大规模刺激政策。对于目前的中国房地产行业,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稻葵(微博)则称,中国房地产行业将进入转折期,不过是进入秋天,而不是冬天。

周小川

央行没打算降准

CPI下行、经济回升疲软,似乎正是降准的好时机,市场对央行全年下调存款准备金的呼声也越来越大。不过,央行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打算。

针对市场有关央行全年下调存款准备金的传闻,央行行长周小川在闭门演讲中表示,短期数据出来不一定说明问题,央行一直在流动性方面进行微调,目前国务院强调宏观调控要有定力,“不会采取大规模的刺激”。

周小川表示,对经济形势的判断还要更准确一些,现在虽有些变化,但是得出结论要慎重,短期的数据出来不一定说明问题。他还称央行逆周期调节都是微调,“央行主要进行逆周期调整。如果我们发现周期变化,会进行逆周期调整,绝大多数是微调,这种微调始终都在做,不管你看没看见,我们都在做。”

周小川进一步指出,货币政策微调包括宏观审慎当中的工具(资本充足率、拨备率、杠杆率等)和流动性方面的调节(公开市场操作),在强度增大的时候才需要典型的货币政策数量型、政策性工具,让调节力度迈上一个台阶。而在目前的情况下,国务院明确强调宏观调控要有定力,不会轻易采取所谓“大规模刺激”政策。

广东金融学院院长陆磊认为,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前期刺激性政策的消化期,所以,央行不出台大规模的刺激政策,这符合目前中国经济内在的要求。但是,即使不出台强刺激政策,也不意味着央行就会放弃预调和微调,并进而在经济结构当中发挥宏观政策应有之意。陆磊进一步解释说,我们不能僵化地理解:不刺激、不强刺激,以及无所作为。这里面还是有政策层面上的微妙差别。

国家统计局上周五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4月CPI同比涨幅为1.8%,创下18个月新低。这进一步激发市场人士对央行放松货币政策的猜测。据央广报道,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在评论4月CPI数据时称,央行可以考虑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通缩风险已经攀升,降准可以帮助中国企业降低贷款利率。”近日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发布《2014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新写入“主动作为”一词令市场猜测近期是否会调降存款准备金率,然而周小川此番演讲已经表明,央行一直在主动作为,而目前尚未到需要降准的时候。

吴晓灵

影子银行规模超GDP四成

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国家外管局原局长吴晓灵在论坛上发布《中国金融政策报告》时透露,中国影子银行(游离于银行监管体系之外、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和监管套利等问题的信用中介体系)规模已经超过了GDP的40%。截至2013年末,中国体系内影子银行规模达5.1651万亿元,与2012年末的3万多亿规模相比,增速显著。

吴晓灵称,中国影子银行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体系内影子银行,另一类是体系外影子银行。前者包括了信托在内的有牌照的、监管不足的机构与业务,这是中国影子银行的主体。

进而,她指出,中国影子银行存在4个方面的问题:法律关系模糊、市场运作混乱、刚性兑付严重、有效监管缺乏。

对于如何监管影子银行,吴晓灵称,中国影子银行应置于中国金融发展与改革的长远发展分析,其中一项重要任务就是不断完善与中国经济金融体制改革相适应的法律体系和监管框架。

李稻葵

房地产不会进入冬天

“中国房地产行业将进入秋天,而不是冬天,中国房地产行业将进入转折期。”昨天,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稻葵在参加“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暨首届中国金融政策论坛”时作出如上表示。

李稻葵称:“去年10月份有一个微信的文章挂着我的名字,说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将出现急风暴雨式的下降,这绝对不是我的文章,稍微知道一点背景的人也能识破这个骗局。这位老兄是20年前大学毕业,我没有这么年轻,这位老兄又是学建筑的,学土木工程的,我没有那么幸运。”

他表示,房地产行业的确进入了一个转折点,但他不认为房地产行业将出现美国2007年、2008年那样大规模的下降。最主要的原因是现在已经有房子的、持有房产的这部分家庭,不会出现美国金融危机之前那样被迫抛售的现象,因为中国家庭的杠杆率是很低的,中国人买了房子一般不会抛售。

刘士余

理财业务面临整顿

银行家说余额宝推高了社会融资成本,但推高社会融资成本的并非余额宝一家之力。央行副行长刘士余在论坛上严厉地表示,要下定决心整顿金融同业业务和理财业务,因为这都直接推高了社会融资成本。

“这些产品和业务层层加水,每个环节都扒皮直接抬高了融资成本,对劳动生产率提高毫无贡献。同时,很容易把公众带入追逐短期利益的道路上,是把国家金融体系带入赌博心态的短期行为。”刘士余举例道,比如公众拿钱到一家银行购买8%的理财产品,这家银行再加3个点,11%走通道,通道的特权机构再加3个点,进入实体的利率就在14%左右,这还算不高的成本。

“在这种情况下不太会有人拿钱去买股票,因为股市有风险,买这个通道的理财、同业是稳赚不赔的。因为大家知道是银行的理财,一旦出了风险,各方面的压力最终形成刚性兑付,但这个结果是非常糟糕的。”刘士余坦言。

黑龙江电磁吸盘

重庆胶水专用pp

长春冷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