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结构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平凡的世界今日开播保留了95的原著-【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48:09 阅读: 来源:结构钢厂家

新闻晨报2月26日报道 今晚,根据路遥小说改编的同名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将在东方卫视开播。为了贴近原著,该剧无论是情节设计、人物台词、道具置景还是服装细节,都有着浓厚的陕北特色。演员们扎白羊肚头巾、说陕北话、饿着肚子拍戏,都是为了从形象、心理等多方面向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陕北农民靠拢。导演毛卫宁告诉记者,电视剧表现了小说中95%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关系,只对个别情节和人物做了删减调整,还原度极高。

孙少安(左,王雷饰)、孙少平(右,袁弘饰)兄弟

重造路遥笔下的“双水村”

《平凡的世界》全程在黄土高原拍摄。随着时代发展,现在的陕北和路遥笔下的陕北已经截然不同,毛卫宁说,这部剧1.2亿元的投资,大部分花在了场景重建上。 共有10页 第一页12345下一页

为了找景,剧组去过陕北好几个县,包括绥德、靖边等路遥的家乡以及他生活过的地方,“在还原时代氛围上,我们花费了较大的资金和精力。中国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给反映过去年代的片子带来了空前难度,我们几乎重建了戏里的村庄和县城”。最后,《平凡的世界》在陕北神木县高家堡开拍,从2013年10月开始搭场景,前后花了近4个月,“有些场景有基础在,那就去翻建、修围墙,有些就是完全重建的。我们修了一个供销社、扩建了一个学校,故事主要发生地双水村,基本是再造的。我们甚至重新修了一段铁路、建了一段水坝及搭了一个被洪水淹没的城市一角,这些都是小说中提到的内容。还有煤矿,因为在真正的煤矿里拍摄太危险。有一场打枣节的戏,因为拍摄时不是产枣季节,我们在一片枣林里买了枣挂上去,美术置景比都市戏还花钱”。就连风俗也已经不一样,“逛集市、春节闹秧歌、村与村之间比赛,现在已经没有了。有一场孙少安结婚的戏,用的是当年婚丧嫁娶的习俗,现在也不这样了”。

除了几位主要演员外,群众演员基本上都是当地人,“虽然生活条件改善了,但当地人朴实的民风、人与人之间密切的关系还保留着。那里每个人都知道《平凡的世界》这本书,可以看出小说的影响”。

增加了更多“苦难”情节

从原著中,大多数读者记住的都是弟弟孙少平,但对毛卫宁来说,如果电视剧仅仅展现孙少平个人的命运太过单薄,因而强化了田福军和孙少安这两条线,三线并进分别代表进城农民、农村干部以及留在农村的农民这三类不同群体。

“孙少平唤醒了一代年轻人的奋斗精神,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这类人群在今天得到了认同。然而在改编过程当中,我意识到孙少安的问题依然存在,农民和农村、土地、宗族的错综复杂的关系,依然是今天中国所需要关注的问题。我们还加强了干部田福军这条线,他勇于冲破陈旧观念的障碍、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勇于真抓实干,不空谈,但是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这3个主角在戏里有各自的内心动作,孙少平是为了‘寻找自我和实现自我价值’,孙少安是‘摆脱苦难’,田福军则是‘改革’。” 共有10页 第一页123456下一页

毛卫宁告诉记者,这样的改编其实才是路遥的原意,但读者往往关注孙少平而忽略了其他。“我们没有新增人物,只是丰富和完善了原有的人物。按照艺术创作规律,我们明确了人物的追求是什么之后,需要按照抉择-行动-失败-胜利-突转-决战的线索发展,这样才能构成完整的命运段落。但是原著中有些人物,这一过程并不完整,比如孙少安和田福军,尽管他们也遇到了困难,但总体上还是顺利的,这样的话,他们的灵魂和原则没有受到考验,会减弱观众产生共鸣的力量。只有经历了重大挫折和失败、仍然不懈向前的人物,才能激励观众。我们研究了路遥的个人经历和创作思路后,做了一些情节上的丰富。”

毛卫宁也介绍说,路遥的女儿路远并没有过多参与到创作中,“她就是授予了改编版权,相信我们会按照原著去拍。她没有对我们提出什么具体要求”。

“少安”学说陕北话

王雷:如今年轻人吃点苦都不算苦

在剧中饰演哥哥孙少安的王雷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演像这个年轻淳朴、想法设法让一家人吃饱的农民。

回顾拍摄过程,路遥纪念馆之行让王雷记忆犹新,“快杀青时,辗转到榆林,路遥的纪念馆在那儿,我觉得一定得去看一眼,就拿着我拍的片花进去了”。纪念馆很大,其中有一个区域是路遥的蜡像,旁边是他用过的书桌、钢笔,“蜡像惟妙惟肖,我觉得自己有点恍惚,我就问能不能走进那个区域,举着iPad放片花给他看一遍,因为前面有线拦着不让游客进。纪念馆的人先是愣住了,后来同意了,我举了4分钟,感觉他真在看,举完以后,我看纪念馆里的人都哭了,他们拍了很多照片,说要把照片也挂在路遥纪念馆里。临走之前,我还在纪念馆门口深深鞠了三个躬”。 共有10页 第一页123456下一页

和剧中人物相比,王雷觉得自己一路走来太顺了,“起码在从艺的道路上,没有人干涉不让我干这个事儿。至于困难,我相信任何人都遇到过,如果你真的热爱这份事业,那些困难其实是很好的财富。好比没买车挤地铁苦不苦?挤不上地铁坐公交苦不苦?作为年轻人,我都不好意思说这叫苦。这点苦都吃不了,那还能干什么?”他说是理想让自己奋斗至今,“我的理想就是要做一个出色的演员,为了这个理想我愿意一直努力。作为演员,最大的苦就是在演一部戏的时候找不到人物的状态,至于怎么过去,那就是尽可能体验生活,用走访村落、采访当地人等去靠近这个人物吧”。

在剧中,身为东北汉子的王雷要说大量陕北话,“当地任何一个老乡、饭馆服务员都是我的语言老师,我是走到哪儿说到哪儿,一个字一个字去学,忽然有一天就开窍了。我们不是说那种很纯正的陕北话,而是陕北普通话,既有陕北的味道,又能让观众能听清楚、听懂每一个字”。

“少平”瘦身20斤

袁弘:原先根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从古装剧和偶像剧中的“高富帅”,转变成从农村出来打拼的孙少平,平日里爱开玩笑的袁弘也严肃起来。为了贴近这个从小吃不饱饭的角色,他在拍摄中瘦了20斤,“他穿越到我的身体,让我整个人发生了改变”。 共有10页 第一页1234567下一页

一开始,他觉得演好没那么简单但还不至于太难,“我一直自信,认为自己是个什么角色都能演的演员,只不过之前没演过那么接地气的戏”。没想到,自认“理解剧本或是小说都还算快”的他,在理解角色时却遇到了障碍,“那个年代的小说我读过,影视作品也看过,想当然觉得能够理解他,可当我真正去演的时候才发现我不理解。我努力了,我让自己承受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生理上是环境很差、休息不够、每天都吃不饱,还要进行高强度的锻炼,瘦了20斤;心理上的压力是原著的影响力和观众的期望值造成的。在这样双重折磨下,我忽然就知道了原来书中的少平是这样一种心态,原先的我根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甚至对于悲剧结局,他也有过不理解,“以前看的小说都不是这路数,少平已经够惨了,为什么还是这样的结局?理解了这个角色之后,我才理解了路遥,因为在面对命运的挑战时,有时候你的接受是另一种抗争,你的接受需要更大的勇气”。

这次拍摄经历,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幸福。“2005年我大学毕业已经开始演戏,我爸妈还让我找个单位挂靠着。可少平在1970年代,家里好不容易给他争取到做小学会计的机会,他却出去打工,这样的离经叛道需要多大的勇气!我觉得以前活得太轻松、太肆意、太随遇而安了,因为没有忧患意识。现在我一直告诉自己,没在逆境你就不知道拼了命地去做好一件事情是怎样的,其实你还能做更多。” 共有10页 第一页2345678下一页

棋牌

帝王三国经典版

射雕英雄传3d修改版

反斗三国私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