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结构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猫眼电影交易额被质疑【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2:50:35 阅读: 来源:结构钢厂家

猫眼电影成了众矢之的。其公布的7月份22亿交易额,被业内广泛质疑有造假之嫌。在这背后,以电商渠道为代表的“互联网+电影”正成为国内电影票房节节攀高的重要助力。

质疑造假

22亿,这是猫眼电影对外公布其在过去一月中的交易额。而根据国家电影专资办数据显示,该月全国电影票房达到54.9亿,刷新了中国电影市场单月票房纪录。

简单地将22亿与54.9亿进行对比,就会发现在7月份国内电影票房再破新高的背后,在线售票平台——猫眼电影成了主要助力。

但前提是,这22亿的交易额数目足够准确。仅由猫眼电影单方面公布的这一数字,很明显欠缺说服力。

质疑随之而来。

猫眼电影的竞争对手、微信电影票运营方微影时代总裁林宁便曾在朋友圈称:“7月,微影在万达院线(002739,股吧)电商的占比已经38%,第二名是十几而已,我们已是友商的一倍。”

他认为,猫眼电影22亿的数据是在吹牛,并呼吁各院线晒数据,打击吹牛不上税。

事实上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电影票的售票渠道不再局限于实体院线,而拓宽到团购、在线选票等等电商平台。但虽然后者的市场份额逐年上升,但实体线下院线仍占据着主导地位。

数据显示,在7月的票房市场总收入54.9亿元中,来自电商票务的收入占据46%的份额,约为25.3亿元。

“这电商渠道有25.3亿,如果猫眼电影贡献了22亿,但其他在线票务平台呢,微信电影票、格瓦拉、淘宝、百度糯米等等,难道说加起来才有3亿多,这并不现实。”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身处行业第一的猫眼电影并没有拉开太多差距。

在公布的22亿交易额受到业内广泛质疑后,猫眼电影相关人士曾对外解释,7月22亿的交易额不等于纯票房上的贡献,还有电影票服务费、票面费以及参与电影营销等所得。

也就是说这22亿,不能简单等同于票房收入。但就这22亿中的票房收入占比,猫眼电影并未透露。

如此,则成为悬案。

虽然22亿不能让业内信服,但正如猫眼电影所说,以其为代表的“互联网+电影”是“7月票房奇迹”的最佳助力者。从投资、发行、宣传、票务等各个环节,互联网对传统电影行业的影响在不断加深。

拿新科国产电影票房冠军《捉妖记》来说,电商平台功不可没。

据了解,运用大数据等等手段,猫眼电影对《捉妖记》展开了包括资讯内容、活动参与等精准营销方式。该影片在多个核心城市进行了717场点映场,上座率近100%,猫眼电影在点映日502.6万总票房中,贡献就超过68%。

渗透改造

渗透与改造,在线电影购票平台日益成为整个电影产业不可切割的一部分。

“在线购票平台的优势在于低成本、高效率、覆盖面广,能够在短时间内直接到达用户、覆盖海量人群。很大程度上能够帮助片方借力这个在线售票平台直接展开营销攻势,一改之前只能依赖发行公司以及院线排片来带动票房的局面。”乐正传媒研发总监彭侃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在线选座平台正在改变影院的票务跟营销。

新金融观察记者了解到,以猫眼电影为代表的在线电影选座是典型的O2O行业,由线上导入线下完成流量变现。一个手机App就能直接将线上营销生成的注意力转化成线下票房的购买力,这一点恐怕是目前所有电影营销公司无法企及的“创造力”。他们比院线、影院更靠近观众,因此他们惊人的票房拉动力正诱惑着越来越多的片方与他们展开合作。

甚至,从单一的在线售票渗透到影视产业的各个环节。

7月火热影片《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投资发行方之一,便是微信电影票运营方——微影时代。

更早之前,猫眼电影去年与《心花路放》开创了以独家预售为代表的联合发行模式;大众点评成为《失孤》的联合发行方及独家官方售票平台;格瓦拉联合出品发行《万物生长》等等。在线选票网站在电影产业环节话语权逐步增强。

过去,在线票务平台的利润主要来自于票务服务费、宣传发行费,而参与联合出品电影,则可通过票房分成获得收益,从而丰富了盈利模式。

产业下游电影衍生品领域,在线票务平台也先后插足其中。

今年年初,时光网衍生品商城上线,角色人偶生产商HotToys成为时光网的战略合作方。此外,微信电影票公开表示将和迪士尼电商品牌合作推出周边产品。

猫眼电影创始人兼CEO王兴认为,互联网对电影不是颠覆和取代,而是为其服务,与之融合,给电影带来更多的增值空间。互联网为电影提供一个新的宣发和销售途径,提升了宣发和销售的效率。

但互联网对电影产业发起的冲击,已经足以让传统院线感到恐慌。在竞争日趋激烈以及在线票务电商平台等冲击的现状下,传统院线公司正在抱团。

继去年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主导组建电影营销策划、发行为一体的合资公司五洲电影发行有限公司之后,今年6月17日,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时代电影大世界有限公司等联手成立“四海电影发行联盟”。

彭侃表示道,在同样有着大量资本的电商平台冲击下,票务市场也正在从线下往线上转移,院线旗下的影院在慢慢丧失排片权。这种情况下,院线公司抱团联盟,是谋求话语权的一种做法。

新金融记者 曹晓龙

电信大数据加盟

信托宝

中江信托

相关阅读